和着时代前进的脚步

2020-02-14 10:55:53 湖南省侨联
作者:朱文辉 编辑:肖静
字号:

那时常常一袭洋装在身,行走在资本主义国度的城市街道,面对惬意的现实生活,我会幸福盎然。而在心底,特别是每当听到祖国穿越壮丽岁月的嘹亮歌声时,我就心潮起伏,感慨万千:祖国,你在那边还好吗?这是我在新加坡留学并工作时的心结。

1966年出生在湖南小城镇一个人口众多的家庭里的我,随着年月的增长,渐渐懂得我们的国家是新中国。在成长的过程中不仅仅尝到了建国后六、七十年代日子的艰辛,也领略到了八十年代后国家日新月异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分田单干,倡导“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于是“科学的春天”来了,中国大地再次复苏,走上了快速发展的康庄大道。这对于我们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是经年难得的机遇。因为分田单干给家里累积了支持孩子读书的物质条件,因为科技与生产力划了等号,让那些没有文化底蕴的农村父母明白了读书的重要性。爸爸妈妈竭尽全力养育了我们兄弟三人,我虽然没有赶上在建国初期歌唱《东方红》时的纯朴与激情,上乡下乡时的无奈与悲观,特别是高考制度被取消时的沮与泪水。1978年,在新中国成长的历程中犹如从懵懂到理智。我1981年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后并读研,到国防科技大学读博,又回到中国科技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命运中已冥冥安排我与科技两字紧密相连。自然而然,我与许多同龄伙伴们一样,我们通过上学,从小就懂得了是国家的理智发展造就了我们这帮时代的幸运儿这个至真至纯的道理。

我本科学业完成后既被保送研究生,随后又在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应用物理系读完了博士。1996年,受余同希教授邀请到香港科技大学做访问研究,次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新加坡高性能计算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从事冲击动力学和爆炸效应研究。两年后,余同希教授引荐我到日本大阪府立大学Shinji Tanumura教授实验室任职文部省助理教授。“当时选择出国是由于国内科学研究相对薄弱,技术差距较大,我就想去国外学习先进的东西,将来能为我们国家作更大贡献!”回想起当年出国的情景,因为拥有的这份初心让我时常感慨。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期间,伴随着乘风破浪、成就辉煌的改革开放态势,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科技虽然得到迅速发展,但与世界顶尖科技发达国家还有差距。2006年以来,我作为资深科技工作者在新加坡从事科研工作,这些年来,地处异国他乡的我,时常感念祖国,特别是牵挂国家的科技发展。2008年,在新加坡EPTC国际封装会议上,我结识到中国封装协会理事长毕克允先生。在毕先生的大力引荐下,我决定回到祖国的西北地区开辟封装领域新天地。随后,我们带动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的成立,策划创建华天封装技术研究院,建立工程研发体系,着力培养一支强有力的研发团队,有力推动了国家企业技术中心的认定。

经年来,世界科技发展的大势犹如破竹。我国设立了国家最高科技成就奖,对科研的投入数质量都名列前茅,所取得的成绩如:“两弹一星”、空天事业、巨型计算机研制、杂交水稻等等令世人侧目,更鼓舞着国人为美好未来而奋力拼搏。在这种大形势的影响和激励下,我与我的团队同志们商量决定:为了适应时代潮流,一定要积极工作,为建设祖国多作贡献。目前,我成为中南大学微系统制造科学与工程系创建系主任、“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创建了新加坡联合科技封装表征实验室(2008)、天水华天科技封装技术研究院(2011)。在微电子可靠性,微纳结构制造和封装关键工艺与软件方面取得系列成果。领导开发了新一代TSV-CIS,3DTSV,FCCSP/BGA,高密度V/UQFN,FCQFN和AAQFN等系列技术并实现量产,产品新增年产值超过20亿元。获各类奖励共32项,其中国家奖励9项,省市级奖励20余项,以及ICEPT优秀论文奖等若干其他奖项。发表论文155篇,授权专利58项。

伟大祖国走过了“站起来、富起来”的20世纪之后,以更加豪迈的步伐跨进了“强起来”的21世纪。新世纪风貌崭新,新成就硕果累累:工农业捷报频传,交通、科研、航天、军事等态势极佳。今天,可以骄傲地说,伟大祖国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科学大发展的时代筑就了我们美好的生活图景,五位一体、四个全面、五大发展理念的科学思想照亮了时代。我虽已加入新加坡籍,但作为国家改革开放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我依然如故激情《爱我中华》,《歌唱祖国》。我衷心祝愿:在阔步新征程、奋斗新时代历程中的伟大祖国,建设成就更加辉煌,奋进歌声更加嘹亮!

(作者系省侨联特聘专家委委员、中南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微系统制造与科学系主任)

0
下载时刻客户端浏览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