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永做中医药事业追梦人

2020-02-14 11:22:19 湖南省侨联
作者:廖端芳 编辑:肖静
字号:

国庆七十周年前夕,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医药传承发展的意见》。会议提出“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 是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的显著优势。要健全中医药服务体系, 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 加强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 促进中医药传承和开放创新发展, 改革完善中医药管理体制机制, 发挥中医药在疾病治疗和预防中的特殊作用”。这是继2015年屠呦呦获得医学与生理学诺贝尔奖、2016年国务院印发《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后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无疑是对所有中医药追梦人的极大鼓舞,不由得使我回忆起追梦中医药事业的人生经历和成长过程。

记得儿时的我,体质较差。曾先后患过麻疹、腮腺炎、疟疾、伤寒、血吸虫等传染病,也经常感冒。因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 那时国家处于连续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家里又在洞庭湖偏远的农村,缺医少药。得了病,几乎都是当地生产大队卫生室的中医师(当地称为“郎中”)为我们治疗。记得我当时得了疟疾(当地俗称“打摆子”),就是用青蒿泡水喝治好的;后来得了腮腺炎,也是一位中医“郎中”用中医治法(青黛外敷治法)。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我和另一位小朋友都患了感冒发烧,我吃的是中药“小柴胡汤”,另一位小朋友家境好一些,给他用的四环素,后来那位小朋友牙齿变黄了(当时听大人听可能是由四环素副作用引起,家长非常后悔)。通过这些事件,我对中医药感到很好奇,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立志长大后成为一位中医药人。

1980年,已在沅江化学厂工作的我,终于考上了大学。我第一志愿填报的湖南中医学院(现在的湖南中医药大学),预计是分数不够未被录取,而按服从分配录取到衡阳医学院(现南华大学)临床医疗专业(西医),命运从此稍微偏离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幸运的是仍然在医学领域,而且当时的衡阳医学院开设了一年的中医课程,让我有了从理性角度学习、接触中医药理论的机会。阴阳五行、天人合一、辨证施治、四气五味、升降沉浮、归经等中医药理论深深的吸引着我。在我大学各科考试成绩中,中医学成绩是最好的。当时大学同学给了我一个绰号“老中医”,加上我年纪也比同学们大几岁,后来演变成全年级同学都亲切叫我“老廖”,将当年的“小鲜肉”叫成了现在。

大学二年级那年(1982年4月),被称为“中医药行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衡阳会议胜利召开,那是新中国成立33年以来,卫生部第一次召开的全国中医医院和高等中医药院校建设工作会议。会议强调中医的唯一出路,是保持和发扬中医特色。并通过了《关于加强中医医院整顿和建设的意见》《全国中医医院工作条例(试行)》《努力提高教育质量,切实办好中医医院》3个文件。中医药事业迎来了第一个春天。大学毕业时我决定报考与中药相关的研究生,综合考虑我的西医背景和中医爱好,我选择报考了某军医大学的药理(中药防治疟疾方向),遗憾的是复试后未被录取,命运又让我与中医药擦肩而过。大学毕业留校的第二年,我考入湖南医科大学(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药理,导师是全国知名药理学家陈修教授,以研究人参皂甙和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的抗氧自由基作用闻名,我终于得以有机会开展中药成分(人参皂甙)和西药抗氧自由基作用的比较研究,并完成了人生第一篇学术论文《人参皂甙Rb+Ro对自由基损伤主动脉内皮的保护作用》。该文1990年在第二次全国青年药学工作者最新研究成果学术交流会上被评为优秀论文,1992年发表于湖南医科大学学报17卷1期。硕士毕业后回到衡阳医学院,继续从事中药有效成分绞股蓝皂甙的抗氧化机制研究,独立申请了人生第一个科研项目“绞股蓝皂甙对OFR损伤内皮功能形态的影响及机制”(湖南省教委)。

随后的很多年,我一直从事中药、西药调节荷脂细胞胆固醇逆转运比较研究,既使在美加留学期间也没有停止。1998年回国后,更是利用自己比较厚实的现代医学和分子生物学专业知识,探索中药有效成分金粉蕨素和姜黄素及其衍生物的抗炎、调脂作用,先后在国内外期刊发表100余篇相关论文,独立和合作完成的科研成果“绞股蓝总皂甙的心血管药理作用研究”、“降钙素基因相关肽与高血压及吴茱萸次碱降压作用”,先后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和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

或许是命运的使然,或许是不懈追梦的结果,伴随着国家中医药事业的快速发展,自己的人生梦想也有了重大转机。2009年,我报名参加了湖南省委组织部公开向全国招聘湖南中医药大学校长的竞选,当时有人质疑我不具备中医药专业背景,但当我将自己从事中医药研究的经历和成果提交到省委组织部时,组织部认为我完全具备应聘条件。锲而不舍追梦中医药的努力终于感动了“上帝”,我被选任湖南中医药大学校长,2010年元月就任。离开西医院校,很多朋友为我学术前程感到惋惜,而我觉有一种追梦成真的喜悦感和事业的归宿感。

我担任湖南中医药大学任校长期间,除了忙于学校管理工作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利用业余时间系统补修中医药基础课程,同时我要求人事处组织中医培训班,利用晚上或周末给非中医专业的老师上课,我只要没有特殊任务,我都要去听课。经过一年“恶补”,终于有了一些长进,开始有信心申报中医药行业的大项目了。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召开,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确立了国家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大发展理念。将继承发展中医药上升为国家战略,明确提出在健康中国建设中,要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实行中西医并重;中医药是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开放战略、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软实力”。习近平总书记更是明确提出“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要“继承好,利用好,发展好”。同时,习总书记还将中医理论中的精华(如辨证施治、固本培元、扶正祛邪、刮骨疗毒、等)用于治国理政。近年,国家先后出台了《健康中国2015-2030发展规划》、《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又通过了《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中医药作为“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重要的生态资源”,已逐步成为全社会共识。中医药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

作为中医药事业的追梦人,我感到特别兴奋。虽早已进入不惑之年,仍然感到“青春依旧好时光。...日影频旋勿惆怅,中华追梦待铿锵”(廖端芳,南华大学报 2015年13期)。我利用自己担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中药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和湖南省中药材产业协会(联盟)副理事长的机会,带领团队聚焦主业,积极对接国家大健康产业和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开展产学研合作;坚持市场导向、产业导向,科学综合利用中药材资源。借助湖南省中药材产业联盟这个平台,重点实施“中医药+”战略,积极推进中药材种植、产地初加工与文化旅游、精准扶贫、美丽乡村建设及生态修复的对接。充分发挥中医药在大健康产业(如康养、保健,药膳食疗)中的优势,突破中医药只用于医疗、保健、养生的局限,将中药材的应用拓展到农业投入品(替代抗生素、杀虫剂、肥料)、日用品(洗涤剂、化妆品、洗发洗浴用品)及文化装饰品,最大限度实现中药材资源的综合利用。

近年,团队先后牵头承担或参与湖南省科技厅中医药重大专项、国家中医药标准化项目、国家标准委员会项目及国家中医药行业专项等课题。特别是2015年由本人作为首席专家的湖南典型中药大品种二次开发与关键药材研究与示范(湖南省科技厅中医药重大专项),有力推动了妇科千金片、正清风痛宁缓释片、汉森四磨汤口服液等三个中药大品种的品质提升与做大做强,省委书记杜家毫2018年在湖南中医药大学调研时对该项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今年,又由本人牵头承担了中央引导地方科技发展专项“玉竹综合利用与全产业链研究开发与示范”。

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一部分,中医药将承担更高使命,也将面临更大挑战。作为中医药的追梦人,既要珍惜发展机遇,更要直面发展问题,敢于创新。要正确认识和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特色和比较优势,以开放的态度发展中医药;要善于用现代科学知识阐明中医药作用原理,挖掘深藏在中医药疗效背后的物质基础与作用机制及重大规律,真正做到让公众接受、放心,国际认可。同时,要实施中药材资源作用保护战略,重点抓好中医药创新人才培养,落实中医药创新发展保障措施,实现中医药可持续发展,助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几十年追梦中医药的过程,是伴随着国家发展壮大的过程,也是本人事业成长的过程。本人先后被评为湖南省优秀留学归国人员、获得中国侨联科技创新人才奖和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最后,以本人在大学毕业30周年聚会告别时写的几句话作为结尾:古今多少开心事,惟有相逢话同窗。家国天下正能量,执手回眸再整装。初心不改献身中医药,牢记使命永做追梦人。

(作者系省侨联特聘专家委常务副主任委员、湖南中医药大学原校长)

0
下载时刻客户端浏览更多新闻